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园地 > 法官札记
以杨文医生被杀案浅谈医闹纠纷
作者:南城县人民法院 吴菲菲  发布时间:2019-12-31 09:53:21 打印 字号: | |

124日,95岁的晚期肿瘤患者孙某被送至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救助。此后,孙某家人因病情变化问题时常与医护人员争执吵闹。1224日,杨文医生伏案工作时,孙文斌从背后对其颈部连砍数刀,后抢救无效死亡。1227日,凶手孙文斌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

杨文医生被杀一案,震撼全国,医生这个高危职业再度被推向风口浪尖。医患矛盾为何演变成医闹纠纷,又如何恶化成暴力伤医的惨案?患者将病体交给医生救治,本该和谐的医患关系为何最终酿成冷漠的拔刀相刺。笔者对杨文医生逝世悲痛、对行凶者深恶痛绝的同时,客观分析了医闹纠纷案。

造成医闹纠纷甚至暴力事件的原因有以下情况:第一、医患关系紧张。医院迫于医保限额、绩效考核、指标等原因推诿治疗,导致一病难医、一床难求,患者虽享受医保福利,却未实际享受医疗照顾。患者对医生的极度不信任诱发医患矛盾,造成医闹事件频发。而当医闹纠纷变成死亡威胁时,医院束手无策,毫无应对机制。第二、政府管理不善。税收红利未惠及医院,自负盈亏导致医院必须寻求救死扶伤与经济效益的双赢。面对医患纠纷,本该承担管理职责的政府却袖手旁观,使医护群体直面冲突。第三、法治意识弱,法律体系不健全。发生暴力伤医事件,是大众群体对医闹事件过度宽容的结果,未认识到医闹纠纷恶化即是对刑事犯罪的挑战,未明确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法律后果,导致医闹人群为非作歹。此外,医疗事故案由于原告方(患者)缺乏专业医疗知识,往往需要被告方(医院)自证清白,举证责任倒置是否加重医院责任,诱发患者过度使用权利。我国目前暂未实施医疗法,在《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实施前如何保障医者权益,即使法案施行,可否确保执行到位。

笔者意见如下:一是医保制度改革丞待加强。医疗资源稀缺是事实,但患者不是标的物,提效控费实非良策。按闹分配只会助长歪风邪气,保证病有所医才是关键,缓解医患冲突不是医院单方面责任,政府应承担医疗风险管理职责,尽快出台应对政策。二是完善联动机制,加强医院与相关部门联动协作。对潜在暴力行为,应当做到医院早备案,片区公安早防护,政府早介入,暴力机关及时惩治。三是宣传普法,争做法律明白人。暴力伤医行为性质恶劣,对施暴者应当零容忍,无论医疗纠纷的责任归谁,医闹事件中的违法行为人必须受到法律制裁。“法者,国之利器也。”正确看待紧张的医患关系,清楚认识到暴力伤医行为就是刑事犯罪,将行凶者绳之以法,才能解决冲突,达到敬畏法律、减少暴力事件的目的。其次,鼓励医生行使正当防卫权。最高检出台的医疗纠纷中正当防卫的指导性案例(如:于海明正当防卫案),进一步阐释了正当防卫的界限。面对暴力伤医行为,医生不可“以暴制暴”,但也不该忍气吞声、畏手畏脚。“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若则国弱。”希望2020 6 1 日《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实施,使社会大众真正认识到医疗纠纷中的民事责任与刑事责任,遵纪守法,文明处理纠纷,再无暴力伤医惨案。

 “为众人抱火的,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辟道路的,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杨文医生已逝,但仍有千千万万的医生在一线岗位救死扶伤。


 
责任编辑:抚中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