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实务 > 调研交流
对刑事诉讼案件重新鉴定存在问题的思考
作者:黎川县人民法院 包海华 王敏  发布时间:2020-05-14 16:41:06 打印 字号: | |

    在刑事诉讼中鉴定意见对案件的定罪量刑起着举足轻重甚至是决定性作用,故当事人对不利于自己的鉴定意见往往提出质疑要求重新鉴定。笔者针对近年来审理要求重新鉴定的刑事案件进行深入分析,认为该类案件在启动重新鉴定程序时存在以下四个难点:一是材料调取难操作。在该院麻某等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中,当事人在侦查阶段及公诉阶段,申请重新鉴定未得到准许,后向法院申请,法院基于案情的考虑,决定重新鉴定,但侦查及公诉机关认为不需要,在法院要求调取或补充材料时配合不到位,此种情况下对于鉴定所需的材料如何调取,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实践中难以操作,致使案件审理陷入困境。二是机构难选择。法院决定重新鉴定后,鉴定机构的选择成为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当事人出于各种心理,大多不愿意就近选择,动辄要求至少选择省会城市的机构或者是北京、上海等地权威机构。而对机构的选择具体由被告人与受害人协商,还是控辩双方选择或直接由法院决定,法律无明文规定,导致无所适从,容易引发新的矛盾。三是费用的承担难确定。在重新鉴定程序启动之初,部分申请人为了能达到推翻原鉴定结论的目的,愿意交纳费用。但若鉴定结论被推翻且有利于申请人的,申请人往往在垫付之后会要求对方承担。还有的申请人认为只要提出重新鉴定的依据合法,就不应由其承担费用。此外有的案件本身就是法院依职权决定重新鉴定,此时重新鉴定的费用应由谁承担,难以确定。四是鉴定意见难采信。刑事案件的重新鉴定一般是由被告人或被害人申请,由法院决定是否准予,鉴定结论可归属申请人举证范畴。如果鉴定结论与原结论不同,对案件的定性产生了影响,该结论的采信成为难点。控辩双方对重新鉴定结论持异议,法院采信有取代举证嫌疑,不采信则是对重新鉴定决定的否认,法院将陷入两难境地。

     为此,笔者建议,一是明确重新鉴定材料的收集机关。刑事诉讼证据材料均由侦查机关采集,其掌握着更丰富的证据材料和案件事实,应明确规定由侦查机关收集,以免互相推诿。二是明确重新鉴定机构的选择范围。应参考民事诉讼关于鉴定机构的选择,规定除原鉴定机构外,凡具有鉴定资格的机构均可纳入重新鉴定机构的范围,随机选择,并明确由当事人选择或由人民法院决定的具体情形。三是明确重新鉴定费用的支付鉴定。刑事诉讼中司法机关代表国家行使司法权,重新鉴定可能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若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亲属支付重新鉴定费用,难免有“影响重新鉴定结论的公正性”之嫌,应明确费用由国家支付并纳入财政预算,但对要求二次以上申请重新鉴定且结论没有改变的,可考虑由申请人承担。四是明确重新鉴定启动的具体情形。对于控辩双方、被害人不申请重新鉴定的,法院应严格控制重新鉴定,并明确需重新鉴定的具体情形。若属于原鉴定确存在程序上的违法,应建议被告人或被害人向侦查机关或公诉机关申请,侦查机关、公诉机关有书面不准许材料的,法院再决定是否重新鉴定。  


 
责任编辑:抚中法